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安徽

再错过,不只是风景

2018年10月15日 10:22    来源:中国警察网   作者:李金凤   

  这几年,因为工作的原因,出差在外的日子多了起来,每当回到家里爱人总会用“怂”我的口气说,游山玩水的快活吧。我总笑脸迎合,我知道对于我的工作她是理解的,这不过是她抱怨我不在家,她一个人忙里忙外还要照顾年幼的儿子,心里有不平衡罢了。爱人是个特别爱旅游的人,看到我经常出差,心里总有些“嫉妒”,常常在我身边嚼舌头,男人耳根子软,为了“堵”她的嘴,也是在这几年开始,每年都要带着她和孩子远行。

  前几天,亲戚家办喜事恰巧放假,于是赶过去凑了热闹。席间,看到了多年不见的姨夫,姨夫今年快70岁了,头发花白了许多,笑容却还是那么和蔼慈善,不过笑起来没有以前那么生动丰富了,岁月的风蚀让他的脸变得干瘪,不再富有弹性。开席后,我坐姨夫身边,他还是那样健谈,交谈间,还是不忘叮嘱我吃好点,出门在外要多注意安全,已全然忘记了我也是中年为人父了。

  饭后告了别,我们各自回家。看着姨夫远去的脚步,感慨下一次不知何时再见之余,记忆止不住的倒转,也许是看到姨夫,突然看到年少的自己,片片点点的画面又凝结在了一起。姨夫因为娶了我母亲的堂姐,成了我家的亲戚,姨夫是退伍军人,性格里有军人的耿直,说话底气足,一米八的个子走起步子腰杆挺拔。母亲从小就和堂姐关系特别要好,因此经常带着我去她堂姐家也就是我大姨玩,大姨家在江苏江宁区的农村,小时候没什么交通工具,去都要走的两腿发软。记忆里每次去姨夫家总是杀鸡或杀鸭,弄一桌丰盛的饭菜招待我们一家。姨夫总是憨憨的笑脸相迎,特别的热情,我们一家通常是吃完晚饭才离开。小时候,每年春节拜年,我特别盼望去姨夫家,因为不仅可以吃到美味的零食,姨夫家给我的压岁钱也是最厚的。现在想来,姨夫退伍后安排在镇子上的粮站工作,大姨是普通的农民,还养育着一儿一女。日子过得并不富裕,我想他们家里圈养的家禽平时应该是舍不得自己吃的,给我那么多的压岁钱也是平时省下来。十来年前,姨夫家发生变故,大姨不幸去世了。母亲也不像之前那样频繁地带着我去大姨家里,又过了几年,姨夫再婚,我也在外读书,接着在外工作,渐渐的,已有很多年没有去过姨夫家了。

  有时,我们以为我们丢失了很多美好的记忆,其实只是封印了而已。有时,看着我们长大的“长辈”,突然的出现或是去世,都能解封我们的记忆。这些年因公因私确实看过不少风景名胜,体验了不同的饮食民俗,足迹遍布祖国山河,也许是刑警必有的一种体验。然而静下心来,我们是不是该抽出一点时间,去看望看望有恩有情于我们的“长辈”,再走一走,那印刻着我们小脚丫子的阡陌小道呢?

  可能有的错过,已是隔世的遗憾。

  

责任编辑:齐美义
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:扫一扫,免费订阅!
最权威、最及时、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。
精彩的警察故事,靓丽的警花警草,靠谱的预警知识……实乃广大“警粉”微信必备!
推荐阅读
点击排行
中国警察网络电视
论坛热帖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