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安徽

老集

2016年11月03日 08:10    来源:中国警察网   作者:崔凤田   

  老集是我的故乡,它是故黄河北岸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。它是我的祖祖辈辈的繁衍生息之地,是生养我的地方,是我无论走到哪里都梦绕魂牵的地方。

  挨着村庄的南面东西横亘着一条古老的防洪大堤,没人说得清它是何年何月修筑的。听老爷爷讲,解放前大堤有树梢高,到我记事的时候,大堤也有屋脊高,大堤中段有一个防空洞,老年人说那是抗美援朝时防备美国飞机挖的,放学后、星期天我们经常在里面钻着玩。近几年,庄上有盖房子垫地基的、垫坑塘的,把大堤挖的面目全非、残缺不全了。

  我小的时候,老集只有四五十户人家,二百来口人,姓氏很杂,以绳姓、孙姓最多。记忆里,村里人相处的很融洽,大家相安无事、其乐融融地生活在这里,过着“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”的日子。即使全国都在如火如荼地开展“文革”,老集依然很安静,只不过村里的土墙上多了几张红标语。当时我家在庄子东南头,门口有一座流水的小石桥,桥旁有一棵合抱粗的楝子树。“楝子开花吃燎麦”,楝子树开出紫红紫红的小碎花时,正是麦子灌浆充实的季节,我和弟弟妹妹就每人掐一把麦穗,在火上把麦芒烤焦,然后让奶奶在簸箕里搓着吃,每次我们都吃的小嘴黑乎乎的。

  老集的土地是淤土,最初是适合种庄稼的,后来都种上遮天蔽日的果树了。记忆中,在这块土地上生长的庄稼有小麦、大豆、高粱、玉米、红芋等,菜类有白菜、萝卜、南瓜、辣椒等。小时候,我们基本上靠这些作物生活。在老集,一些牲畜如牛、马、羊、骡、鸡、狗等,是人们的伙伴,它们与人们生息与共、休戚相关。鸡鸭猪羊能提供肉蛋之类,但因为贫穷,大家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多少。

  法堂爷爷是生产队长,他是队里最大的“官”。那时的生产队长权力很大,队里的人吃饭、睡觉、生孩子,都得队长说了算,可以说队长主宰着村里每一个家庭、每一个人的命运。别看他整天紧绷着脸,没一点笑容,但他是个心地善良、喜欢孩子的老头。从记事的时候起就天天听他喊“出工啦、下地啦”的吆喝声。这吆喝是庄上最有权威最有号召力的吆喝了,生产队春种秋收、耕田积肥、烧灰挖沟、除草打药、运粮进种等大事小情,全听法堂爷爷的这一声吆喝。队里哪块地种啥,男人做什么活,女人做什么活,也全听他的安排。一年里大家吃好吃孬全靠队长的智慧,那时的法堂爷爷就像一个大家庭的家长。

  庄西头是一个大水塘,塘岸四周有十几棵遮天蔽日的大柳树。记忆中塘水总是满满的,水很清澈,就连岸边的柳树扎进水里的树根也看的清楚。不像现在,很少能见到不受污染的水了。那时大人都下地干活了,大点的孩子上学去了,小点的就锁在家里。下午学生放学后,就牵着弟弟、妹妹的小手,纷纷涌向水塘边的大柳树下,等待下地归来的父母。夕阳西下,落日的余晖照在孩子们的脸上,红彤彤的。

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大家的日子都很清苦,有的人在收工时在农具或口袋里顺手捎块红芋、掰颗玉米棒子补贴生活,那也是让“穷”字给逼的。队里有制度,收工回来队长要在村口检查,主要检查大家的粪箕子、衣袋,有点“搜身”的味道。但在那个法制还不健全的时代这是队里的制度,大家是无条件遵守的。其实,这就是一种形式,一种例行公事式的检查。我就知道,母亲的粪箕子里好几次带回红芋,放在草底下,我们一家人关上房门在屋里喝红芋糊糊。现在想来法堂爷爷要是认真,岂能搜不出来,那时各家的日子,他是心知肚明,睁只眼闭只眼罢了。有几次放学后,我和几个伙伴去偷吃生产队喂牛的炒黄豆,被他抓住了,他先是瞪着眼把我们训一顿,临了还给我们每人一把豆子,嘱咐别让别人看见。

  法堂爷爷年纪大了,有些工作力不从心,他叫上村里几个“出头露脸”的人在牛屋里一合计,我父亲便接替了法堂爷爷的位置,做了队长。“新官上任三把火”,父亲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降低出村的必经之路----村口大堤的坡度。当时大家出村必须翻过村口陡峭的大堤,大家进出村子真有点“难于上青天”的感觉。父亲带领大家肩挑手提把堤上的土往下推,加长坡道,把陡坡降低了不少。正当我们为父亲的“功绩”沾沾自喜时,公社来了个“中山装”干部,还跟来两个扛枪的民兵,把父亲带走了,“罪名”是带头破坏伟大的防洪工程建设。老天爷,这个大堤可能比“秦始皇”时代还要久远,黄河也早在清朝康熙年间就已经改道北上了,这个地方从从没见过洪水的影子。蹲了几天“学习班”,父亲出来了,仍然当他的队长。每当经过村口时,父亲常嘟囔着“挨了几天批斗,值。”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改革开放的春风拂面而来,老集实行土地包产到户,大家的干劲可大了,生产的粮食再多都是自己的,不甩开膀子干那是真正的傻瓜。土地承包的第一年我家就打了13麻袋麦子,足足有两三千斤,可知道原来一年也就分百十斤麦子,那可是我们五六口人一年的精粮。那天傍晚,我们一家人在打麦场里围坐在那十几个盛满麦子的麻袋旁,足足说了半夜话。

责任编辑:钟仓健
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:扫一扫,免费订阅!
最权威、最及时、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。
精彩的警察故事,靓丽的警花警草,靠谱的预警知识……实乃广大“警粉”微信必备!
推荐阅读
点击排行
中国警察网络电视
论坛热帖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