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安徽

故乡的老井

2016年10月30日 14:59    来源:中国警察网   作者:崔凤田   

  故乡老集有口井,坐落在村子南面的大杨树下。井口很大,直径约两米,探头往井里一看,黑森森的,至于何年何月村里哪一代老祖宗给留下来的这口井,没人能说的清。

  我小时候,故乡老集当时有四五十户人家,二三百口人,大家伙在这里过着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的日子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村里人吃水全靠这口老井。

  老井的水质好。四季不涸,清冽甜润,直接入口,清嗓舒肺。村里人无论春夏还是秋冬,直接打上来就喝,从不生病拉肚子。记得小时候,大人们夏天在田里干活,天气热,喝了就去老井里挑水喝。水挑来了,不论男人女人一个个都把头伸到木桶里去,嘴贴着水面,“咕咚咕咚”喝起来,这个人喝罢那个人喝,直喝得一个个透心凉。那时,我也亲口喝过老井的水,感到水凉凉的,甜甜的,喝起来挺带劲儿,的确不闹肚子疼。

  老集的乡亲们非常爱护老井,敬重老井。为了防止雨水冲垮井台,大家在老井周围砌起了石块、砖块,栽了一些茖芭草。记得小时候,村里那些辈分高的老人,总会时不时地来到井台上,喜滋滋地看着人们在这里挑水、洗衣,还不时嘱咐嬉闹的孩子们别往井里扔东西。遇到了干旱天,老井里的水不深了,有时浅的没不了水桶,老人们就号召村里的后生们淘井。

  淘井都是年轻人的事儿。因为年轻人身体好,有力气,能够挺得住井水的阴凉。开工前,下井的人要先喝上几口烈酒暖暖身子。一次只能下去两个人,大概在井下作业十几分钟,就得轮换一次班。上面的10多个后生人手一根一头拴着铁钩的麻绳,站在井口边,一桶一桶地往上提水,直到把井里的水全部淘干,再把井底的淤泥全部清理。

  淘井最忌讳的是女人,不但不能参与淘井,而且连看也不能看一眼,只能离老井远远的。至今,我也说不清这是为什么。

  井台上也是村里人交流情感的场所。担水是村里人每天必备的一件事儿,每当这时候,大伙儿就会在井边歇一歇脚,随心所欲地聊上一会儿,从国内外大事到家长里短,像城里说书,更像新闻发布会。要是遇到一二位能说会道的后生或生性泼辣小媳妇,就更热闹了,笑声会从井台上一直传到村子里。

  曾几何时,井台边来了三位上海女知青,她们把清凌凌的井水倒进从上海带来的木盆里,挽起袖子露出葱白一样的胳膊,她们把一些白色粉末洒进水里,用灵巧的双手在水里搓洗衣服,洗着洗着木盆里就冒出满满的白色泡沫,我们瞪大双眼在旁边惊讶地看着。她们仨边洗衣边相互撩水嬉闹着,她们说的啥我们听不懂,她们银铃般的笑声在井台的上空回荡着。

  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,村里的小学校还会组织学生们去井里抬水,把村里孤寡老人和军烈属的水缸个个灌的满满的。这是孩子们最开心的事儿。这种敬老助人的良好风尚,就像种子一样,在我们幼小的心田里扎下了根,滋润着孩子们一茬一茬地茁壮成长。

  光阴荏苒,到了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,家家户户有了压水井、后来又通了自来水。从此以后,老集的人们告别了老井,再也不吃老井里的水了。这时,有人提出,老井过时了,没有用了,干脆把它平掉算了。可是,村里几位长者闻知,说什么也不让这样做,说啥也不能把供咱们祖祖辈辈吃水的老井给平掉,几个老人还搬来板凳坐在井台边捻着胡须轮流看护着。后来,人们就找来一个大碾盘,把老井口封住了,上面又堆了一层厚厚的土,成了老集的地下“文物”,一直珍藏至今。

  老井的甜水,养育了老集的乡亲们,也养育了家乡人美好的品德。老井,就像是一首朴实的歌,把最美好的乐章传唱在偏僻的乡下,传唱在人们的心间。

  我永远难忘家乡的那口老井。

  

责任编辑:魏红兵
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:扫一扫,免费订阅!
最权威、最及时、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。
精彩的警察故事,靓丽的警花警草,靠谱的预警知识……实乃广大“警粉”微信必备!
推荐阅读
点击排行
中国警察网络电视
论坛热帖
猜你喜欢